乡村小说网 > 网游小说 > 阿宾1-72 > 第38章 月夜眠
    甘丹和忆如双双得了重伤风,高烧不退,一起躺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阿宾和敏霓可忙了,帮他们办住院,向学校请假,准备叁餐和换洗衣物,东奔西跑,让甘丹和忆如十分过意不去,憋死人的是还不能说出伤风的原因。

    阿宾和敏霓也是十分自责,不停的为那一天丢下他们而致歉,以为他们是在学校淋了雨,横竖千错万错人人有错,幸好他们住了两天之后,病情大为好转,只是体力还衰弱而已。

    星期六,阿宾和钰慧开了妈妈的车,送他们回台中,顺便也到他们学校晃了一圈,甘丹和忆如现在险些是已经黏在一起,阿宾和钰慧心里头明确,找了个藉口便离别转头,省得占用他们太多时间。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,阿宾居心不走高速公路,循着台叁线省道向北行,一路走走停停,随处玩玩,下午五点半左右,他们停在北埔买了几盒芋头饼蕃薯饼,然后折向西行,想到新竹吃晚饭。可是进去市区之后门庭若市,不晓得要去停在那里用餐,绕了一个小时还饿着肚子,乾脆再顺着台一线省道北上,经由竹北,或许在快要八点的时候到达新丰乡。

    钰慧直喊肚子饿扁了,新丰就这么大,可不怕没地方停,阿宾将车子泊靠在火车站四周,突然说:“慧,我们晚上别回去,住这里好吗?”

    钰慧希奇的说:“住这里?”

    阿宾指着前面有一家小旅舍,钰慧红着脸嘟起嘴,说:“不要!跟男生去宾馆,回去会被人家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随处去说给别人听吗?”阿宾食指点在她的鼻头上。

    他们一起下车,阿宾揽着她向小旅舍走,钰慧不即不离,跟他进去了。旅舍的柜台只有一个老太婆在看电视,也没多问,让阿宾填了资料就给他一把门匙。

    “五百五十元。”老太婆说,带着浓浓的客家腔。

    阿宾给她六百元,说:“不用找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婆的态度马上平和可亲起来,为阿宾他们带路,这小旅舍只有四层楼,没有电梯,阿宾他们的房间在二楼,最前面靠着马路,内里只能用破旧来形容。老太婆替他们开门开灯,并送来热开水。

    “不忙不忙,多谢你了,”阿宾说:“我们要先出去用饭呢!”

    “啊,那我跟你们说,”老太婆说:“正好今晚我们这儿有夜市,随处有工具吃,可以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!太好了,”阿宾问:“向哪边走?”

    老太婆告诉他们出门拐弯然后怎么怎么走,阿宾和钰慧谢过她,便依着她的形貌寻来,没多久就听到吵杂的人声和耀眼的灯光,太好找了。

    阿宾和钰慧牵着手,兴奋的随便吃吃喝喝,闲步在生疏的他乡,有一种轻自在的感受。夜市里男女老小,各色人等,新丰因为有一所专校,所以也有一群群的学生。他们混杂在人群里,好奇的左顾右盼。

    钰慧想吃蚵仔煎,阿宾陪她在一个小摊上坐下来,俩人配合叫一份,钰慧边吃边嫌:“这是蚵仔煎?蚵仔在那里?”

    阿宾上下翻动,找出小小的几只,钰慧啼笑皆非,突然不远处传来隆隆的热门音乐声,钰慧问:“那是什么?那么吵!”

    阿宾笑了,神秘地说:“好工具,等一下带你去看。”

    横竖那蚵仔煎也不怎么好吃,钰慧将盘子一推,阿宾付了帐,便向那喧华的地方走去。那儿已经围满了两叁圈人,七彩灯灼烁灭闪烁,音乐震耳欲隆,当中还夹杂着男子在嘶吼讲话的声音。阿宾拉着她钻进人群,前排实在太挤了,他们靠到第二、叁排就无法再向前,钰慧偏着头从人缝往内里看,天哪!脱衣舞!

    钰慧没想到居然在众目睽睽下,有人敢演出脱衣舞。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,顶多像她一样大吧!幼幼的骨架,没几多肉,她脸上五彩缤纷,上身围着一条沙龙,大腿光秃秃,脚上穿着好高的一双高跟鞋,正随着音乐走着夸张的舞步。

    场中的另一头有部箱型车,一个男子站在一边,不停的透过麦克风招揽观众,一下子阿宾和钰慧发现四周都是人,水泄不通了。

    那女孩子像蝴蝶一样的全场飞翔着,不停的摆出若隐若现的姿势,钰慧实在怀疑她冷不冷,可是她反而对着各人,将沙龙掀开。

    她变换着角度,将那唯一遮掩的布料一敞一合的,然后索性将它弃在地上,内里原来尚有一条镶着亮片的胸罩,那胸罩内里必有机关,将她嶙瘦的胸部居然推挤出两团肉丘来。她下身一条须髯髯的叁角裤,将神秘处妆点得更诱惑,一转身,屁股就只有丁字般的两条线,简直是全裸了,她所走的法式让屁股又特别翘,钰慧看到最前排的几个欧里桑都蹲下来,一边看一边傻笑着。

    那主持的男子用言语同时挑逗着那女孩和群众,让那女孩吃吃的笑着,她转身背手将胸罩解开,转回来双手捂住**,群众简直沸腾了,那女孩也很是满足,大幅度地满场游走,偶而拿开一手将椒乳捧露,马上又遮回去,她沿着人群的圆圈舞蹈,每走到那里,那儿即是一阵骚动。当她走到阿宾他们这一边时,阿宾和钰慧都清楚的望见她吊吊小小的**,奶头竖直,深褐的颜色,她一闪而过,又换到另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钰慧突然以为有人在摸她的屁股,原先她以为是阿宾,可是阿宾的手正揽在她的腰上啊,她扭动了一下身体,那只手就警醒的缩走了,钰慧不敢转头去检察,只好贴阿宾贴得更紧。不久那只手又来了,虽然钰慧穿着长外套和长裤,那只手照旧巧妙的掐着她的屁股肉,钰慧再扭了扭身体,那手就又缩回去。

    钰慧不想再看,正要提议回旅舍,那主持人突然宣布,谢谢观众热情的回应,马上要有更火辣的演出,他向那女孩使了一个眼色,那女孩眼神一变,身体转了一圈,巧妙的将那下档白色的髯毛挪了个空,哇哈!白色的绒毛底下原来是玄色的杂草,她的毛发荒乱无比,可是前排的欧里桑都鼓噪起来,她飞快的绕了一圈,尚有一个老伯伯伸手要去摸她,她就居心停了一下让他摸到,其余人见状也纷纷伸脱手来,在这时,钰慧感应身后的那只怪手也乘机摸上来了。

    这次因为随处人头钻动,她扭了几下那人都冒充不知,甚至将身体黏黏地贴过来,钰慧还能感受到背后他那貌寝的突起。

    场中那女郎又转了几个身,将那绒毛再摆回原来的位置,随着音乐作了一个endingpose,然后慌忙的躲进箱型车,再出来时已经披着一件大衣,襟扣不掩,若隐若现的,她站到那男子旁边,那男子已经拉出一张小桌,卖起菜刀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众人的激动转为平歇,钰慧背后那小我私家却仍然在磨着她,幸好阿宾这时说:“我们走吧!今晚不会再有更精彩的了。”

    她牵着钰慧往外面挤,钰慧转身过来的时候,正好和那人打了个照面,满脸胡渣,很邋遢的年轻人,可能是学生吧!钰慧看他的眼神中有一种难以解释的火,她连忙低下头,随阿宾走开,那年轻人还劣品的架起手臂,居心乘机抹过钰慧软绵绵的**,钰慧退无可退,便被轻薄了够。

    当他们挤出人群,阿宾看她满脸通红,问道:“怎么了?太刺激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啦!”钰慧不想说,反问他:“你怎么知道今晚不会再有更精彩的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生意伎俩嘛,各人都以为后面会更精彩,实在人潮一围上来,接下来只会卖工具作广告,再脱?等警员抓啊?”阿宾说。

    “很有履历哦……”钰慧看他。

    阿宾欠盛情思,讪讪地笑着,远远的还听件那主持人在卖菜刀,他的刀尖锐耐用,上至牛骨下至生鱼片,均一刀解决,活是削金如泥,武林神兵,倚天屠龙都要让到一边。阿宾突然说:“我有一次也在这种跑场的,还看到过明确鲨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确鲨?你是说……”钰慧掩嘴笑了起来:“悦目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阿宾搔她的肢窝,两人嘻嘻哈哈笑闹起来,玩回旅舍。进到旅舍玄关,那老太婆正在柜台后面瞌睡儿,他们便轻声的上楼,打开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钰慧要洗澡,阿宾想一起洗,钰慧不愿,硬将他推出浴室。等钰慧洗好了,开门出来,阿宾正坐在床上看电视。

    “换你了!你……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阿宾正在看a片。

    他说:“换我去洗……,这片子还真悦目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悦目,快去洗啦。”钰慧催他,而且将画面转掉,去找此外节目。

    阿宾进去急遽洗过,等他再出来时,大灯没开,只有床头灯点着,钰慧坐在床上用棉被包着,只露出一个头,正盯着萤光幕入迷,效果钰慧照旧在看适才那出a片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有什么悦目吗?看得发呆了?”阿宾说。

    “要你管!”钰慧说。

    阿宾也钻进棉被里,那被子就那么大,俩人必须靠得很紧才气保持温暖。阿宾乾脆连人带头都躲起来,让钰慧自己在那里看a片。

    不外别以为阿宾会老老实实的,他一会儿这里摸摸,一会儿那里亲亲,把钰慧全身都爱抚透了。钰慧则真的是看a片看傻了,她完全被剧中的情节所迷,虽然阿宾的魔掌一定带给她无比的性感,可是主要她照旧被电视上的故事吸引,棉被中阿宾蠕蠕而动,棉被上只有钰慧红的面庞,咻咻地喘着气。

    那是一出日本片,叙述一个家庭主妇在超市和家中,叁番两次与生疏人作爱,尚有在电车内,被几个男学生侵犯,四五只手掌,划分在她**、yin户和肛门揉捏挖扣,那主妇的心情十分的焦虑也十分的愉快,钰慧看到那几个男学生的眼神,不禁想起适才在人群中摸她的那小我私家,突然身体一阵悸动,原来阿宾正在棉被里舔她的yin唇。

    她眼睛看着电视,身体享受着阿宾的温柔,似乎她酿成了剧里的女主角,也有四五只手在她身上随处乱摸,要命的尚有yin户上舔舐的美感,她脸上心情凝聚,屏住了呼吸,和画面上的女人一模一样,那女人正被玩弄得紧张兮兮,眼看就要到最后关口,钰慧猛的一抽冷,“呃……”的一声,喷了阿宾一脸的浪水。

    “玉人,你尿床了!”阿宾在被子里嗡嗡的说,他还不愿出来。

    阿宾继续在她的要害上津津有味的玩着,手指头挖在她的yin户内里。钰慧再回来看那电视,电视里的女主角也是了身子,被弃在电车的一偶,衣衫不整的喘着气。然后画面上浮出一大堆看不懂的日文,看样子是剧终了。

    果真电视马上切成雪花,钰慧正想也躲进棉被找阿宾,一霎间画面又正常了,这回却是洋片,一开始就是活色生香的肉搏战,钰慧难免又全神贯注的看起来。

    洋片就更狂野了,这出是演着社区间的伉俪相互偷情,先是一个胖胖大秃子和邻人的漂亮妻子在后院干上,接着他弟弟又来玩他妻子,然后不晓得怎么又加入一个生疏男子,横竖一团杂乱,插个不停。洋片不似日片尚有马赛克,完全真刀真枪的ji巴laang穴,看得钰慧整小我私家血脉贲张,连阿宾都怀疑到底电视演的是什么,怎么让钰慧yin水滔滔,乖乖女酿成骚浪货了。

    不外他也没空起来磨练,指尖勤快的在钰慧溽的洞口挑来挑去,钰慧几想要死掉,要不是阿宾的身体蜷曲围绕着她,她跟本坐不直身体。当她看到其中一位女主角眼前摆着叁四根又粗又长的yang具,而且还一一去舔食,脸上露出绝妙淫荡的心情时,她再度忍不住了,这次她急促而一连的不停叫着“啊……”,最后一长声的“噢……”,又高氵朝了。

    阿宾掀开棉被仰躺着,呼吸着新鲜空气,可闷死他了。

    钰慧扑到他身上,撒娇说:“老公,我要作爱。”

    阿宾难免赞叹这a片的神奇功效,他没来得及搭腔,钰慧已经自己跨上来了,可是令阿宾气结的是钰慧居然是背对着他,也就是她还在看着电视。

    钰慧骑到阿宾身上,熟练的找到他热烫的**子,让gui头在门口滚湿之后,她就一节节地往下坐,一直到将它完全噬没为止。她虽然把阿宾并吞了,可是并不专心,漂亮的屁股前摇后耸的,眼睛却总是盯牢那电视萤幕,看着一男对数女或一女对数男的猛烈局势。

    阿宾被她骑得不耐心了,他便挺着ji巴向上徒刺,自力救援起来。希奇的是,平时这样子只要来上几下,钰慧就要丢盔卸甲,吟唤不止,今晚她却只是轻轻的“嗯嗯呀呀”,教阿宾十分没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接着电视里播映到,终于在一次party上,整个奸情都相互被拆穿了,演酿成会场上大乱斗的无边春色,各人都搞不清楚谁谁了,**声大响,肉香四溢,相互干着干着还前后左右随处交流。

    钰慧看到这里,禁不住毛发都直竖起来,似乎自己也身历其境,酿成电视里的一员,她开始在阿宾身上鼎力大举地驰骋,每次都深深的坐到止境,恨不得将阿宾的卵蛋也一并塞进去。

    阿宾从没见过钰慧发春到这种田地,她像默然沉静匿伏的母狮子一样,突然狂扑出来,急躁的发她压抑的**,她的屁股绵密的套动,将阿宾完全制服在身下,xiao穴儿快速的吞吐着ji巴,连阿宾都差点儿受不了这波怒涛,看着平时娴静温驯的钰慧变了一小我私家似的,倒像是媚态撩人的荡妇,他也发生一种诡谲的快感,而且这快感还不停的扩散,他的心窝里又酸又痒,把张床摇得震天价响,恐怕是他们认识以来最火热的一次交欢。

    就在电视上的壮男开始纷纷在玉人脸上she精的时候,钰慧也发出了惑感人心的颤声低吟,两腿不停的痉挛,xiao穴儿牢牢包死着ji巴,骚水“噗噗”的从肉隙间喷挤出来,阿宾受不住她热情的召唤,**儿突长,也猛烈的吐射出浓精来。

    钰慧喝醉酒一样在阿宾身上晃漾着,一不小心失去重心,便翻落到床上,阿宾急遽要扶住她,钰慧照旧摔倒在弹簧床上,阿宾抚着她红烫烫的面颊,问说:“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钰慧只是“嗯”了一下,连撑开眼皮的气力都没有,阿宾又向她探问了几句,她也答不上来,看样子是累了,阿宾便搂住她,按掉了电视摇控器的开关,而且熄了床头灯,拉上棉被,房间陷入一片漆黑与清静。

    钰慧睡了吗?

    没有!她只是懒得说话而已,她的心还怪怪的在动汤着,她不停的追念那夜市舞的少女,那众人色情的眼光,那摸她的魔掌,那滑过她胸膛的手臂,那电车里的少妇,那散满厅堂赤条条的男男女女,那yang具和女阴交合的特写,她想起了种种的情节,她想起了千奇百怪的念头,她想起了那年轻人诡异的眼神,禁不住她心头思绪升沉,辗转反侧,胸口一阵阵空虚。身旁的阿宾似乎已经睡了,她转过头来,看着阿宾清静的脸,她在他脸上爱怜的轻摸着,而且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一下,然后坐起身来,下床走到窗边,轻摆开一缝窗,皎洁完整的月娘正映在窗玻璃上,十五夜吗?她又推开了窗,一丝丝寒意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街的扑面是一家廿四小时的便利商店,门面还亮幌幌的,那店门口骑楼的机车上坐着一小我私家,钰慧揉了揉眼睛,咦?没错!是他!是那小我私家,在夜市里偷摸她屁股的谁人年轻人。他坐在机车上摇着腿,夜这么深了,清静的小镇人车皆少,没有其他运动的人口,他在那里作什么?

    钰慧看着他,突然她有一种奇妙的感受,她以为他也在看她,她又想起他那令人难以释怀的眼神,虽然,离的这么远,那多数只是她的臆测而已。钰慧沉吟了一下,咬了咬牙,暗道了声“也罢”,转身随便穿上了衣服,套着旅舍的拖鞋,打开房门,轻轻的下楼来。

    柜台那老太婆仍旧在打着盹儿,钰慧推门而出,双手揽胸,跚跚的穿过马路,当她越来越靠近便利商店门口,她发现她的感受是正确的,那人果真是用着火热的眼光一直看着她。钰慧冒充不知,镇定的走过他眼前,他们离得那么近,那人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拦住她,可是他没有,钰慧有点失望,她走已往,走进便利商店,她胡乱的挑了一瓶可乐,付过帐出来,那人仍是无所忌惮,放肆地看她,钰慧又走过他眼前,而且走得很慢,一边走,也一边盯着他瞧,那人突然脱手,拉住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那人只是这样叫她。

    钰慧冷冷的看他,他从机车坐椅上站起,向钰慧靠近过来,钰慧被他的威风凛凛所慑惧,不自主的退却着,他则越发向前,就这样俩人一步步相逼着,移向隔邻骑楼的幽暗处,终于钰慧的背顶到一根水泥柱子,退无可退,那人则贴近到黏着她的胸脯,他和钰慧照旧四目相望,俩人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钰慧以为她的身体在发烫,她深深的羞惭着,她不应该这样的,可是那人的眼光这样灼热,像要融化她似的,突然间那人行动了,他激动的吻上钰慧,钰慧感应天旋地转,双臂自然的也抱住他,手上的可乐掉在地上,骨碌骨碌的向外滚开去。

    钰慧回吻着他,她是怎么了?她自己也不知道!他们不停的吻着对方脸上的每一处地方,那人的手也在她的身上乱摸,摸得她很是惆怅,钰慧出来的时候没有穿亵服,那人自然在她的**上爱不释手,钰慧开始以为她有一种需求,而且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那人将钰慧推开,两手扶到她腰间,执着她的上衣,“唰”地捋高起来,钰慧迷死人的双峰不停地摇动着,那人死死的盯着它们瞧,两手缩回自己腰间,解开了裤带,让长裤落到脚跟,然后拉下内裤,软趴趴的一根ji巴垂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的双手又来压钰慧的肩,钰慧顺从的蹲下来,那人将下体移近过来,钰慧伸手捏提起那软yin茎,犹豫的张开樱唇,照旧将他那半包茎的gui头含进嘴里。那人开始发出一些没有意义的声音,钰慧认真的替他**吸舐,可是说也希奇,那人依然软皮蛇一条,钰慧可真急了,拇指食指圈成圆型,还替他套动着,他才稍稍有一点转机,钰慧再接再励,另一手去托他的阴囊,果真他就更硬了。

    钰慧功夫尽施,那要死不活的ji巴才逐渐挺成一只大蘑菇,钰慧将他吐出来,一面自得洋洋的看着自己的效果,一面继续套动着保持战果。她左右看着,冷不防他一股阳精就喷出来了。

    钰慧吓了一跳,又生气又失望,可是那人的jing液还真多真浓,一直不停的喷着,喷到钰慧的脸上、嘴上、胸脯和裤子上随处都是,好富厚的积贮啊,那人满身哆嗦,ji巴一昂一昂的退潮了。

    钰慧这时突然灵台清明,她发现自己入魔了,作出了不行思议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连忙将他奋力一推,起身逃走。那人长裤套在脚跟上,一时间追她不着,可是钰慧跑不了几步,却踩中了适才掉落的可乐瓶,脚下一滑,整小我私家向后跌倒,她吓了一大跳……

    钰慧倏的坐起身来,睁开眼睛,谢谢老天,原来是一场梦,一场羞人的梦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微亮,清晨的曙光透过窗进来,阿宾清静的侧身睡着,俩人都照旧**着身,钰慧躺回他身边,偷偷的伸手到自己下身一摸,那里自然是湿透了,虽然没有人知道,她照旧涨红了脸。

    她背向阿宾,朝他怀里靠了靠,屁股遇到了阿宾的下身,感受到他早晨的生机。

    阿宾好硬啊!她回手去握着他,又直又胀,她套了几下,张腿让阿宾挺进她的鼠蹊之间,再合腿将他夹着,才略略委曲获得一点慰藉。

    她夹了一会儿,又悄悄的摇动屁股,让**子在玉门外磨擦着,不外没想到越磨心越荒,水份更多,她难耐的又再张开腿,双手都来资助抓着ji巴,设法将gui头压进yin唇里去,她左支右拙,才终于顺利的让ji巴穿进穴儿里,她“嗯”的满足起来。

    “舒服吗?”阿宾问。

    她一转头,原来阿宾早醒了,被人这样折腾,谁能不醒呢?他笑孜孜的看着她,钰慧更羞了,双手掩脸,不依的说:“老公笑我。”

    阿宾怎能经得起她这小女儿家的娇态,一手按妥她的腰,不停的前后摇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哦……哥哥……很舒服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阿宾默然沉静了,他只是一直动着。

    “噢……噢……好深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喜欢吗?”阿宾问。

    “喜欢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爱死你了……嗯哼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爱你……”

    阿宾不疾不徐,保持一定的节奏,双手环揽着她,伸到前面温柔的把玩她的**。

    “噢……宾……宾……快一点儿……托付……哦……快……很美……对了……对了……好好哦……哎……哎……哥哥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阿宾知到她的感受来了,开始加重着火力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快到了……啊……好哥哥……爱我……疼我……啊……我好幸福啊……啊……来了……啊……来了……哥啊……啊……死掉了……嗯……“

    钰慧经由破晓前的春梦,阿宾稍为加把劲,就让她高氵朝了。阿宾将她牢牢的搂住,男子早上的感受迟顿,他并不计齐整定也要发,便让自己放在钰慧内里,让她有充份的清静感。

    窗外的麻雀吱吱喳喳的吵起来,钰慧说:“宾,昨晚月圆呢!”

    “哦?那我昨晚有酿成狼人吗?”阿宾说。

    “你天天都是狼人。”钰慧说。

    早上八点半,阿宾和钰慧下楼退房,老太婆还直叨念着要他们“再来啊”,他们随口应诺,手牵手走回车上,继续他们的回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