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末世化学家 > 第181章 方大哥你是个好人
    剩下的11人,逃回到自己停在四周的车上,发动车辆,准备逃跑。

    他们总共有五辆车,可是此时却只顾得上开走了最近的两辆!

    这两辆都是suv,一辆宝马,一辆保时捷,宝马是他们自己的车,而保时捷则是周伯同等人被抢走的车辆之一。

    suv的速度,原本可以说是很是快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冰雪还没有融化完全,路况很是不佳,经常打滑,所以他们的速度大受影响。

    又因为他们被方谨言的枪法吓蒙了,很是紧张,光是发动就破费了不少时间......

    尔后面方谨言如同一只猎豹一样,全速追了过来!

    “疯子!疯子!自动步枪给我,我打死他!”

    一其中年匪徒实在无法忍受,抢过同伴的自动步枪,伸头架枪,准备扫射方谨言。

    然而头刚一伸出,还没瞄准,头上突然多了一个大洞,然后整小我私家连着自动步枪一起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边高速奔跑,一边还没精准的偷袭!

    “我艹!这tm也可以?!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人?!他是什么鬼玩意!”一个年轻的匪徒马上吓得破口痛骂起来。

    “活该的!各人别开枪了,我们全力加速!甩掉这个怪物!”

    然而他们越急着甩掉方谨言,情况就越糟糕。

    由于路边太滑,加上他们开得太急,前面一辆宝马suv突然打滑,一个漂移甩尾,横着撞上了中间的绿化带!

    后面一辆车差点一头撞上去......幸好保时捷司机急打偏向盘绕了已往。

    “我日你全家,蠢货你怎么开车的!”他惊得破口痛骂道,“我艹!我艹!......”

    他突然疯狂尖叫起来,因为他亲眼看到了宝马司机又被后面谁人怪物爆头了!

    就因为宝马车倾斜了一个角度,让驾驶室袒露在谁人怪物的眼前!

    哪怕只有一秒钟,谁人怪物也能抓住时机。连射三枪,隔着玻璃将宝马司机打死......!

    失去司机的宝马车一头飞出了公路,滚落到七八米高的河堤下面!

    “妈|的!妈|的!太|变|态|了!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可能这么快这么准?!这不合原理啊!”

    保时捷司机以及车上的人全都疯了,谁人怪物就似乎死神一样。要谁死就谁死,完全没有任何的余地!

    崩!崩!

    突然两声大响,众人感受保时捷马上颤了两颤,随即感受车辆后面矮了下去!

    “活该的!后面两个轮胎被他打爆了!”

    保时捷的车速马上大减,纷歧会儿,方谨言就追了车尾!

    只见他一手拍在保时捷的后备箱盖上,然后向左一拉!

    马上有一股强大的无形之力,将保时捷直接向同一个偏向掀!

    那一瞬间,保时捷的右边两轮竟然真的被抬了起来!

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方谨言突然爆喝一声,右手又是凭空一拉!

    无形之力蓦然加大一倍!

    刹那之间。重量凌驾2吨重的卡宴,竟然真的被他掀翻了!

    庞大的攻击惯性,让它在翻腾前进,转了好几个圈,才最终停了下来!

    内里的五小我私家。就算不死也差不了几多!

    方谨言跑步已往,给他们补了几枪,将他们全部送上了天堂。

    战斗竣事,方谨言被26名大盗偷袭,最终却以一人之力,完全反杀,险些将他们斩尽杀绝!——掉进河里的那辆宝马上的人。预计也很难活下来!

    整个历程实在只一连了5分多钟......进化者的战斗,速度就是这么快!

    方谨言捡回保时捷里的两把枪支,然后加速往回赶。

    他的越野车还在那里,再不回去可能会有意外......

    他自然想到张前飞、王金泉等人有可能起义他,直接将他的车开走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担忧,因为就算他们真的这么做了。方谨言也有信心能追到他们......

    那样的话,他们的下场可能就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幸好方谨言回去的时候,发现他们并没有这么做。

    只是他也注意到,王金泉和马兰兰见到他突然归来时,都露出了一丝惊慌的神情。

    很显然。他们刚刚多数是真的起了一些其他的念头......

    方谨言没和他们算账,究竟只是他的推测,他们没有付诸行动。

    另外张雪和另外一名男性幸存者,此时也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黄蕾蕾并没有泛起,看来她应该是死在之前的冲突之中......

    昨天还好好的一个女人,就这么突然的死了。

    方谨言和周伯平送他卤蛋的时候,基础没有想到,她会死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末世就是这么无常,有时候某一小我私家,突然就死掉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样,方谨言也不用这么急着北上寻找怙恃,只有自己在他们身边,他才气较量放心一点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“方哥,他们跑掉了吗?”张前飞突然走过来问打断了方谨言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没有,应该全死了。”方谨言说。

    “你把他们全部杀了?!”张前飞大惊问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方谨言回覆说。

    所有人再一次惊呆了,险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......

    方谨言真的1人反杀了26人?!这也太逆天了吧......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方谨言对其他人众人震惊的眼光已经麻木了,提醒他们说:“那里尚有三辆车,我一小我私家也没法开,送给你们了,至于车上的物资,属于你们的物资你们可以拿回去,其他的物资归我。另外作为赔偿,你们需要帮我整理一下物资。你们有意见吗?”

    “......没!没意见!你放心,我们一定帮你把物资整理得整整齐齐!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我相信你们。另外既然你们现在又有了车辆,那我们照旧一起走吧,不外我有个要求,那就是你们必须听我的付托。有没有问题?”方谨言又说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!你对我们资助这么大,听你的付托是应该的!”王金泉连忙投合说。

    “方哥你这么仗义,我们必须服你啊!”张前飞说。

    “周队长,你以为呢?”方谨言又对周伯平说,不管怎样,他都是这支队伍的队长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有意见,不是你我这条老命可能都没了。”周伯平笑说。

    “那好,那就这样决议了,我们一起前往海州的云台山基地。现在各人行动快点,刚刚发生了枪战。可能会引来怪物,我们必须连忙脱离。”方谨言说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,实在还在更北边,不外海州原来就是必经之路,加上他到海州还另外有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

    除了受伤的周伯平之外。其他包罗方谨言在内,十人紧迫出动,将所以车辆和战利品全部搜集了起来,连同方谨言的越野车一起,脱离了这里。

    然后他们重新找了一个地方休息,等到第二天天一亮,连忙启程。脱离淮安市,继续北上。

    只是为了节约汽油和柴油,他们最终只选择了一辆改装后的卡车和一辆小货车。

    由于物资有点多,加上卡车上有时候还要做饭,空间有限,所以葛文娟坐进方谨言的越野车内。

    “你会开车吗?”方谨言问她们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葛文娟有些尴尬的说。她感受自己真的一点本事都没有。啥都不懂。

    “那我教你,希望你用心点学。”方谨言说。

    “好!我一定用心学!”葛文娟大喜,连忙激动的保证说。

    她的激动实在是有原因的,因为驾驶在末世,也算是一种很重要的求生技术。会驾驶的人,在队伍中职位相对来说较量高,在食物方面可以分配更多一点。

    所以许多老司机,好比王金泉等人,都不愿教别人,生怕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。

    葛文娟一直都很想学驾驶,可是就是没人肯教她。

    没想到方谨言竟然肯教她。

    所以她真的很用心学,时机难堪,只要学会了,以后在队伍里也算是有一技之长了,哪怕只是作为储蓄司机,也可以要求分到更多一些的食物,那样她就不用饿肚子啦。

    “方年迈,你真是个好人。”她谢谢的说。

    方谨言完全没反映。

    “啊,对不起,我不是居心给你发好人卡的,我说的是真的‘好人’,不是那种‘好人。”葛文娟以为自己说错话,怕方谨言生气,连忙解释说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不在意,以后跟我说话,不用这么提心吊胆的,我没那么小心眼。”方谨言说。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葛文娟嘴上这么说,心里却不以为然,她心说如果那天你心情欠好我惹到你了,那我可就要悲剧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太严肃了一点?”方谨言突然问她。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没有!我以为你一点儿都不严肃,我以为你特别平和特别夷易近人!”葛文娟连忙说。

    不外这话一出口,她感受有点太假了,连她自己也不信......

    “实在我的意思是说,你性情特别好,从来不生气,也没骂过人......”她连忙打补丁说,“就是......就是......如果你多笑一笑就更好了......你别误会,我不是说你欠好,实在我以为你不笑也挺好的,特此外酷,女生们都很喜欢你这样的,真的,我不骗你。”

    她瞪着眼睛不眨眼,好让自己显得较量真诚可信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这或许就是说谎不眨眼吧。”方谨言无语的看了她一眼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!我没对你说谎......”葛文娟大急,又解释说,“我真以为你人特别好,性情也很好,特此外淡定......不像某些男生,一遇到急事就大发性情,太没风度了......实在我以为你如果说话更热情一点,对人的态度更热情一点,各人会更喜欢你......虽然,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,你没须要在意......你别误会,我不是说你太冷淡,我只是说你不那么热情......啊,天哪,我都在说些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实在刚刚方谨言只是跟她开了一个玩笑,惋惜他心情太严肃了,导致葛文娟以为他真的不满,解释了一大堆,效果却越描越黑......

    果真除了叶素雪,真心没人能明确他的说话威风凛凛威风凛凛......

    这女人跟他完全不在一个频道。

    主要照旧双方的职位需求纷歧样,葛文娟在他眼前属于弱势职位,所以才会这样患得患失,刻意讨好他。

    方谨言以为有点可笑,又以为她有点可怜。